商务合作:025-52326451 │ 投稿热线:tougao@netsuzhou.com │ 新闻线索:news@netsuzhou.com│ 投稿我们
首页 > 科技

银行与支付宝纠纷本质是利益之争

2014-3-31 11:20:12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武敏 我要评论
字号:T|T
围绕着支付宝与银行的纷争讨论在持续,也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成业界焦点。尽管在2014中国IT领袖峰会上,马云取消与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既定对话,仅作为嘉宾出席会议,在参会过程中也全程刻意保持低调,依然挡不住媒体和行业人士对他的围追堵截。

支付宝与银行纷争背后互联网金融的火爆也成2014中国IT领袖峰会讨论重点话题,包括中金公司CEO朱云来、港交所总裁李小加、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共同探讨互联网金融所面临的监管等问题,均认为应宽容互联网金融。

 

丁健在对话中表示,传统金融机构不应该把矛头指向互联网金融。吴鹰则直言,四大行是有预谋有组织打击民营企业,没人相信银行是无辜的。“我只能说,四大行联手,太黑了”。

 

朱云来指出,当前银行与支付宝等企业的冲突更多是国内互联网金融创新速度超过传统金融行业风险承受能力,传统金融应将目光聚集在如何建立更有效、更完整金融体系。

 

李小加对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之间矛盾提出解决建议,称应“出师有名,出声有理,出手有节”。他进一步解释说,监管顶层设计要出师有名,如果最初的动机是威胁到金融系统安全,就大方说出来;中间机构之间的商业利益竞争要出声有理,不要打舆论战;基础层面机构与用户服务要出手有节,不要一棍子把金融创新打死,不要拿走老百姓的实惠。

 

银行与支付宝纠纷本质是利益之争

 

在丁健看来,当前支付宝和银行之间爆发的矛盾更类似“大人”和“小孩”打架,“小孩”本质上伤害不了“大人”,却不知轻重一拳打到了“大人”的痛点,让“大人”查出是“肿瘤早期”,幸运的避免了一个恶性事故,而这个问题严重性远远超过支付宝和银行之争。

 

丁健指出,当前扭曲的金融体系已脆弱到容忍不了一个“小孩子”出一个小拳的程度,金融系统可能到了必须要加速改革脱离危机的时候,需要清除金融系统存在的“肿瘤”。

 

“我希望这件事情能让中国银行系统摆脱危机,纠正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让老百姓、民营企业、中国经济为这种垄断行为买单。”丁健说,互联网企业也应该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以合作双赢的高度来改良提升中国互联网产业,而不是动不动“相向拔刀”,被竞争对手反制。

 

对于这场互联网金融风波,李小加指出,几乎中国银行业发展、中国互联网发展、中国经济改革进程中很多不想做或比较难做的事,一下子通过这场风暴展现在到人们面前,把很多问题一下子尖锐化。各方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分清楚问题核心和“烟雾”的区别。

 

在李小加看来,围绕着金融和互联网的纠纷是一场大的博弈,可以从4个层面去分析,第一个层面是金融互联网生态系统,支付、信用是最主要的部分,过去几年传统银行没有涉足草根阶层的支付系统,对中小企业服务不到位,这一块完全依靠民营企业创新出来。

 

第二个层面,是互联网、其他新型经济和现有金融体系利益格局。第三个层面是金融机构本身安全和风险层面。最高层面是整个金融体系风险,如果金融系统出现风险,则绝对要监管。

 

李小加认为,当前本质上是互联网企业和传统银行的利益之争,银行主要是从老百姓资金存放安不安全,偷了怎么办的角度反制互联网金融,银行在利益层面很容易找到道德高地。但这些道德高地找错了地方,老百姓都不明白,事越搅越混。

 

“按理说底下基层系统已建好,再多的毛。?系氖挛锒加姓饷炊嗝?。证券也有很多欺诈,不能因为有欺诈就停下来。”李小加认为,银行更大大方面在第三和第四个层面竞争。银行应明确表明资金被余额宝类产品拿走,容易引发银行流动性和系统风险。

 

更重要的是,余额宝还如同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不仅自己跟着“大人”对着干,还招了100个9岁的“孩子”一起来反对,可能让大人招架不住。

 

对此,李小加指出,银行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现象应宽容,因为国内有牌照限制,余额宝无法招来100个9岁“小孩”,最多在银行家门前拉拉账篷、做点团购,银行没必要采取严重做法,如同“大人”有肿瘤,应该回家好好看。??倍浴昂⒆印笔窒铝羟。

 

朱云来也表示,中国金融系统效率偏低、系统建设不完整,经常易出现一些重大潜在风险。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但只要不违反系统安全,每一个服务的提供商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银行与支付宝应寻求共同点

 

宽容互联网金融并非是放松监管。朱云来指出,互联网金融需要有系统制度设计、制度建设。银行不是神仙,变不出钱来,要把钱贷出去,贷给有创造力,能创造盈利能力的企业。企业挣钱需要时间,根据不同目的,有些钱可能要借给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如果没有这个长期过程,新的钱不可能产生。超期活期存款不可能也不应该有高利益。

 

互联网金融最大特点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互联网可轻易实现5亿、10亿客户取款,如果5亿客户趋向同向行为,如果遭遇突发事件,即便每天限额快捷支取一万,也是5万亿对系统的冲击,现有系统也很难招架如此突发的事情。

 

朱云来说,互联网系统不可能完全独立,还要跟传统银行体系接口,传统银行体系帐务支付、交割需要物理处理时间,如果没有这些匹配,互联网金融系统会非常不安全。

 

从现实层面,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方面并非必然冲突。李小加指出,互联网金融做的是银行做不到、不想做的事,银行不反对。从银行抢点钱,不影响银行根本利益,银行可勉强容忍。现在银行感到互联网金融影响其根本利益,特别是银行能说得出口,是影响国家金融安全。

 

李小加称,这导致银行出手,而且监管部门也会出手。当前互联网金融需要与银行关系保持一个平衡,也是解决冲突的关键,如通过金融互联网服务到中小企业、老百姓,给他们创造价值,又让银行从中得到好处,互联网金融接着再去银行系统冲击一下,推动银行不断发现自己问题、认识自己问题,去创新、去改革。这对互联网金融来说很重要,同时不能碰底线。

 

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方面非必然取代关系。吴鹰说,微信刚开始兴起时,很多人担心微信会对短信公司生意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人与人大量短信被微信取代,但真实情况是微信并真正取代短信,因为短信保证99.99%保证送达,且短信安全度很高,很多时候均是通过短信确认。

 

吴鹰指出,换到银行和互联网金融身上,可以有很好合作,如几百万、上千万金融服务就应该大银行做。因为银行那一套风险控制很有道理。但互联网金融可以从小处出发,从5、10万以下开始做,不需要做任何抵押,平常行为分析后,一秒钟就可以贷给他10万元,用户不还钱机率非常少,所以互联网金融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实际上,相比马云之前与四大行叫板的强硬,如今支付宝态度已缓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彭蕾表示,余额宝不是支付宝战略级产品,只是为让用户放在支付宝里的余额通过投资货币基金来获取一点收益,回归到做余额宝初心上来,它从来不是为颠覆谁,或者打败谁。

 

彭蕾还表示,银行作为国家金融体系主动脉发挥的重要作用不可能被替代。而网络支付和新兴金融服务则是今天整个生态体系中的毛细血管。主动脉与毛细血管都是金融生态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感谢十年来所有银行对支付宝的支持,期待与各大行延续这样良好的合作。

分享到:

相关新闻